《狼三则之狼和羊的故事》

作者:夜雨暗殇 分类: 感人故事 发布于:2023-7-1 16:44 ė328次浏览 60条评论

作者:贾昊霖

相遇
     在遥远的国度,有一个辽阔的草原,那里的天空湛蓝,阳光明媚。草原上的动物们和睦相处,度过着快乐的日子。有一头名叫疾风的狼,是野狼家族年轻的一员,它天生拥有着敏捷的身手和迅捷的速度,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     当清晨的阳光洒在草原深处的一片山涧边上,唤醒了沉睡的生灵。疾风,已经准备好开始新的一天。它灵敏的嗅觉和锐利的目光不停地搜索着周围的环境,寻找着适合捕猎的时机。就在这时,一股清香传来,疾风警惕地抬起头,只见不远处岩石边上,有一头美丽的羊,它的白色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     疾风感到一阵兴奋,它已经嗅到了这头羊的气味,知道它是一只非常容易猎取的猎物。但是,当疾风正准备发动攻击时,那头羊却发现了它,只见它轻松地跳跃在山涧的岩石上,这使得赶来的疾风扑得一溜空,于是气氛有些尴尬,这也让疾风顿感恼火。
     而戏弄了疾风的这头羊,站在岩石上俏皮的打量着它。不得不说,疾风的矫健身形确是草原上一道靓丽的风景,只是这道靓丽风景此刻正气急败坏的注视着它。俏皮的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带来麻烦,于是决定向疾风道歉。只见它轻轻跳下岩石,走到疾风面前,用温柔的语气无辜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只是开个玩笑。”疾风听到这句话,心中的怒火渐渐熄灭,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情愫。
     正值青春的疾风凝视着这只美丽的羊,它那洁白的毛发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如同白雪般纯净。疾风感到自己的内心被它深深地吸引。
     于是,疾风不再想着捕猎,而是决定和这只羊成为朋友。它们一起在草地上漫步,享受着阳光和清新的空气。它们共同探索着这片神秘的大地,彼此分享着生活中的点滴和快乐。
     也就是在那个美丽的相遇时刻,疾风与这只名叫小雪的羊,它们彼此的关系开始慢慢升温。终于在一个星光璀璨的夜晚,疾风踌躇着鼓起勇气,向小雪表达了心中的爱意。慌乱中的小雪被疾风的真诚所打动,最后欣然接受了它的爱。从此,疾风和小雪成为了草原上一对跨越种族的恋人。

相知
     一日,在草原上漫游了许久之后,疾风和小雪路过了一处熟悉的地方——那正是它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悬崖涧。此时,疾风想起了初识小雪时那潇洒飘逸的跃岩身形,心中不禁一动,在好胜心的驱使下,疾风模仿着当日小雪的身姿,纵身一跃。本以为能稳稳落于面前的岩石之上,却不料,脚底一打滑,疾风失去了平衡,身体在空中开始摇摆。这时,小雪见状,躬身向前,飞跃而上,用脊背托住疾风,经此借力,疾风调整身形后稳稳落地。
     小雪看着落地后仍不服输的疾风,不禁一乐,打趣道:“疾风,你想学吗?”,疾风脸色一红,虽不愿承认,但还是点点头。小雪看着一脸认真劲的疾风,突地心中一动,涌起一股情感,仿佛对这头不服输的狼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     于是,小雪便充当起了疾风的专属导师。
     作为羊族向以为傲的技能,小雪教得非常认真,只见它用力蹬腿,以一种特殊的姿势跳到空中。在飞行中,小雪的身体姿态非常灵巧地调整,以适应面前的岩壁,然后成功地降落在岩壁的另一侧。接着,它借助反方向的岩壁力量,再次跳起,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毫不拉跨,这让一旁的疾风看得目瞪口呆。
     小雪示意疾风按照它刚才的动作来一遍,并讲解其中的要领。疾风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深吸一口气,然后猛地用力朝面前的岩壁一跃,四条腿稳稳当当的立在第一层岩壁上,然后再借力往相反的反向跃起。“稳了!”疾风心中窃喜,正为自己天资聪颖而自豪。然而,却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刚换过身还没调整好姿势的疾风,它的四条腿还没能先碰到对面的岩壁,而脸却先紧紧的贴了上去,随后竟直直的摔了下来。
     疾风摔下来的那一刻,小雪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然而,幸运的是,疾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,它只是有些惊魂未定。小雪赶忙跑过去,关切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,疾风?”。疾风摇摇头,脸上却写满了失落和沮丧。它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窍门,却不曾想竟然屡屡受挫。小雪看在眼里,轻轻碰了碰疾风的后背,鼓励道:“别灰心,疾风,这只是个开始。”
     于是,疾风和小雪再次回到岩壁前,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。这一次,疾风更加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姿势,让自己更加稳定。然而,接下来的几次尝试并不顺利,疾风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失败。有时候是因为自己的平衡没有掌握好,有时候是因为没有抓住岩点。
     几经周折下,疾风有点泄气了,也许自己并不具备这方面的天分,毕竟它是一只狼。狼,就应该奔驰在广阔的大草原上,而不是山岩乱石间。看到疾风因失败而泄气,小雪略有些失望。她觉得疾风没有放弃的理由,因为在它眼里,疾风已不知不觉的成为它心中冉冉升起的一道光,是可以依靠的存在。
     然而,任凭雪如何鼓励,疾风却似乎已经失去了信心。它低头不语,目光也变得黯淡无光。小雪看着疾风的样子,心里也有些无奈。它明白,有时候,失败的打击可以让任何动物的自信消失殆尽,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重新振作起来。

相惜
     不知不觉已过去三个月,此时已是盛夏。小雪和疾风在一起的生活变得更加甜蜜,小雪也愈发的温柔。它们常常形影不离,无论疾风去哪里,小雪都会紧随其后。在疾风打猎的时候,小雪会远远地守候,欣赏着疾风捕获猎物时的风采。当疾风享受着美味的肉食时,小雪则满足于吃着草。这样的生活看似平凡,但对于小雪和疾风来说,每一天都充满了幸福和爱意。
     而它们则住在一个被树林和矮坡环绕的草原上,靠近一个小溪。这使得他们能够享受到清新的空气和美丽的景色。疾风为了更好的与小雪相处,在一处避风的山洞安了家,这个山洞位于一个小山丘的底部,刚好可以俯瞰周围的草原。从山洞里向外望去,可以看到一片广袤的草原,以及远处的山脉和天空。每当夜晚来临时,它们便可以欣赏到满天的繁星和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。
     某天的深夜,还在熟睡中的疾风被一阵风吹醒,清爽、舒适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,这让疾风没了睡意。疾风缓缓站起身,抖抖身子,环顾四周。但它没有发现身边小雪的身影,顿感疑惑,于是打算去外面树林走走。可当它走到小溪流附近时,听到似有水声。深夜的树林里早已万籁俱寂,所以水流波动的声音便格外悦耳。疾风好奇的探头探脑,向小溪边看去。
     只见幽暗的小溪边,小雪正在小溪里洗澡。小雪的毛发呈现出淡淡的白色,像是被雪覆盖的山峰上的一朵雪花。在月光下,它的毛发闪烁着淡淡的光芒,非常美丽。它的蹄子柔软而娇嫩,像是精致的蕾丝花边,让疾风不舍得移开目光。疾风不由禁有点口干,咽了咽口水。良久,疾风慢慢地转过身去,打算离开这片小溪。但是,就在他转身的瞬间,他的蹄子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,发出了声响。这声响惊动了正在洗澡的小雪,它抬起头来,看向了疾风所在的方向。意识到是疾风在偷看后,小雪有意要逗逗它,于是小雪故意用蹄子撑起身体,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性感迷人。它向疾风走来,一边走一边轻轻地晃动着身体,让自己的曲线更加优美。
     疾风看到小雪这样的举动,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慌乱。它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,但现在它已经被小雪吸引住了。它目不转睛地看着小雪,心中充满了忐忑。
     “大色狼,不睡觉,跑这偷看洗澡啊”,小雪好笑的歪着头看着疾风,它的语气中充满了戏谑和调皮。疾风并不否认自己是狼,但它绝不承认自己偷看。只见疾风昂着头,像似向小雪证明着自己是君子,但眼神里却充满着慌乱。这时小雪突然把自己的头靠在疾风的肩膀上,这让疾风感到有些受宠若惊。
      回到山洞,疾风和小雪依偎在一起,感受着彼此的温暖。小雪把头靠在疾风的身上,它能感受到疾风的心跳,那份安心的感觉让它非常舒服。小雪缓缓抬起头,看向洞口外的月亮,它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。疾风感受到了小雪的情绪,也抬起了头,看着月亮。“风,今晚的月亮好圆。”小雪说道,她的声音轻柔而富有韵律。疾风赞同的点了点头。小雪接着说道:”风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喜欢你对我的关心,喜欢你对我的温柔。你知道吗,我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孤独下去,但现在我不再孤单了,因为有了你。“疾风听了,心中也充满了感动。它知道它和小雪这份感情让它今后不再迷茫,让它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它想要一直守护着小雪,一直和它在一起,于是疾风对着天空开始开始:嗷呜~嗷呜~,听得小雪咯咯直笑,于是也对着天空:咩~咩~叫了起来。它们似在向月亮传达它们此刻的心情,也是在向天空传达着它们此时的爱意。
      这个夜晚,成为了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,也是疾风后来最难以忘怀的时刻。
 
相守
      转眼时间便到了秋初时分。秋初时分的大草原,是一幅壮美的画卷。清晨,太阳刚刚露出红彤彤的脸庞,草原上的露水还没有完全蒸发,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。远处的山峰被一层薄雾笼罩,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。随着太阳的升起,明媚的阳光洒在大草原上,映照出一片金黄色。草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仿佛一片金浪在荡漾。此时的大草原,像一张宽广的地毯,一望无际。
      在这个美妙的时刻,疾风在无尽的草原上狂奔,充满激情地寻找着猎物。小雪在不远处悠闲地吃草,偶尔瞥一眼疾风狩猎的情况。疾风正在狩猎一只野兔,它慢慢地在草丛中潜伏,慢慢地靠近野兔,野兔却没有察觉。突然,疾风一跃而上,咬住了野兔的脖子。野兔挣扎了一会儿,但最终还是被疾风制服了。收获猎物后,疾风像一个快乐的孩子一样,向小雪炫耀它新捕捉到的猎物,而小雪则以赞许的目光回报。
      就在疾风准备展开新一轮的狩猎时,正在草地上闲逛的小雪,忽然隐约间似乎听到草原的东边传来了一阵同类的声息。它感到好奇,于是悄悄地走过去,逐渐离开了疾风狩猎的范围。但同时危险也在悄悄接近它。
      小雪慢慢地朝着声源的方向走去,心中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期待。突然间,它发现周围的环境变得陌生起来,草木逐渐稀疏,地形也变得崎岖不平。这时,一声低沉的狼嚎声打破了寂静,一股寒意袭来,小雪意识到危险的存在。它迅速转身,却发现身后早已被一只陌生的狼拦住。当它回过头时,另外一只狼出现在它面前,两只狼呈包围之势将它困住。
      这两只矫健的狼,眼神凶狠,显然也非常凶猛。小雪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绝境,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寒意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它明白,自己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。于是,它将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仍在狩猎的疾风身上,期待着疾风能及时赶到。
      而在另一边,疾风已经进入了狩猎的尾声。今天,它收获颇丰,捕获了一头鹿和一只野兔。这些食物足够疾风享用三五天。疾风正沉浸在满载而归的喜悦中,突然间,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它心头升起。它望向小雪常出现的地方,却只看到空旷的草地和飘荡的野花。疾风心中一惊,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。它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大草原,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。一直以来,它都希望小雪跟在自己身边,不要离开它的周围。然而,小雪还是不见了。它开始四处寻找小雪的踪迹,每一步都心急如焚。它大声发出吼叫,企图引起小雪的注意,但只得到草原上空回荡的回音。
      于是,疾风开始依靠气味来辨别小雪离去的方向。狼是一种非常敏锐的嗅觉动物,嗅觉非常灵敏,能够从很远的地方闻到猎物的气味。因此,疾风从最后一次见到小雪的位置开始,依靠自己的嗅觉追踪小雪离去的方向。锁定方向后,疾风便一路朝着东边前进。
      此时,小雪被两只凶恶的狼包围着,缓缓移动着脚步,试图摆脱它们的夹击。然而,这两只狼狩猎经验丰富,丝毫不给小雪任何逃脱的机会。它们调整包围圈,无论小雪往哪个方向移动,它们始终一只在前一只在后,让小雪感到惊恐不已。它们稳定地移动着,不给小雪留下任何逃脱的缝隙。小雪惊恐地咩咩叫着,试图找到一线生机。
      就在它们对峙的时候,小雪身后的那只狼突然发起了攻击。它趁小雪不注意,先是摆出攻击的姿势,然后看准时机,最后猛地窜了出去直奔小雪。当小雪察觉到危险时,它已经被吓得几乎瘫软在地,疯狂地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     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一股仿佛旋风般的身影迅速奔来,转眼就到了跟前。正在发起攻击的狼刚刚察觉到这一点,就被这股"旋风"狠狠地扑倒在地,滚了好几个跟头才止住身形。随后,两只狼恶狠狠地看向这个闯入它们领地的同类,似乎在发出驱逐的警告。然而,疾风毫不畏惧,用锐利的眼神狠狠地回应这两只狼,那凶狠的眼神让两只狼也感到微微胆怯。
      受到惊吓的小雪,在见到疾风赶到后,心中瞬间从死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。它跌跌撞撞地跑到疾风身边,而疾风也转头看了一眼小雪,心疼不已。随后,疾风又看向那两只狼。
      那两只狼已经认出了疾风,它们作为狼群中的一员,时常合作狩猎,因此彼此间也有所熟悉。在发现是疾风后,它们也有些惊讶。它们不明白疾风和那只羊是什么关系,一只狼居然要保护自己的猎物。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它们也不愿和疾风结下梁子。疾风作为野狼一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,其实力毋庸置疑。此外,今后狩猎时,它们还会有合作的时候。它们不想因为这件事树立一个强敌。虽然两只狼有信心在两者夹击下战胜疾风,但仍然不愿冒险。因此,它们对视了一眼,决定退走。它们调转了身形,往回走去。
      可是,疾风此刻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只见它双眼泛红,露出杀机,身子也微微伏低,做出随时冲锋的姿态。旁边的小雪见状,顿时慌张了起来,急忙拦住了疾风,极力的示意疾风不要冲动。它不希望疾风出事,疾风,已是它唯一的依靠。
      那两只狼感受到了身后的疾风发出的杀气,于是双双转回身。它们疑惑,明明已经放过了这只狼和它身边的羊,为什么还纠缠着它们不放,但它们可不大意,也迅速做好了还击的姿态。而就在一瞬间,疾风发动了攻击,它锁定了其中一只狼。猛地向前冲去,准确地瞄准了它的腹部。这只狼没有料到疾风会如此迅速地发动攻击,它措手不及,无法及时躲避。疾风的利爪准确地命中了目标,狼发出一声惨叫。另一只狼被疾风的突然攻击震惊了,但很快它反应过来,加入了战斗……
      最终,战斗结束了,三只狼伤痕累累地倒在了地上。在单纯的厮杀中,虽然疾风实力强大,但面对两只狼的夹攻,依然有些力不从心。疾风强忍着疼痛慢慢地爬起来,小雪心疼地拥着它,这一刻,它觉得疾风太冲动了。
      另外两只狼虽然也受伤严重,但勉强还能够站起身。它们不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,于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疾风,然后双双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      在夜晚,小雪簇拥着疾风回到了山洞。这是小雪第一次发怒,几乎是带着哭腔吼叫着对疾风说:“你为什么要逞英雄呢?如果你死了,我们就再也没有未来了……”然而,年轻的疾风此时并不理解小雪的心意,它只是想向小雪展示自己对它的保护和奋不顾身。它不明白小雪为什么生气,于是昂起头来表示不满。面对疾风的倔强,小雪的心情看起来有些复杂,它似乎有着深深的失望。
      “风,我今天在你狩猎的时候,听到了同类的声音。”小雪的声音有些颤抖,它的心中充满了不安。疾风愣了一下,皱起了眉头。突然,它想起在初遇小雪的时候,它曾经说过,在农牧季节时,它跟随羊群大部队,但被美景吸引而掉离了队伍。而现在正是农牧回游的季节。疾风神色暗淡了一下,它明白到,小雪是想家了。

相离
     不久之后,小雪病了,病情来得非常突然。以往那活泼可爱的它再也不见了,而是整天默默地躺在角落里。只有当太阳落山时,它才会抬起头来,透过那些苍老的树干,看向草原西边的方向。疾风知道,在草原的西方尽头,有一座牧羊村,那是小雪的家乡,也是它日夜思念的地方。它想要安慰小雪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    疾风每天仍然去狩猎,尽管他狩猎的时间越来越短。然而,小雪却只能躺在山洞里,眼神空洞,食物也吃得越来越少。每次疾风回来,它总会叼一些新鲜的草放在小雪面前,温柔地注视着它,看着它一点点地把草吃下去。疾风看着小雪原本洁白如雪的毛发,现在却逐渐失去了光泽,身体也日渐消瘦。它的心里充满了忧虑,似乎在做着什么思想斗争。
     草原上农牧回游的羊群越来越频繁,在牧羊犬的护送下,一波波的返回向西边牧羊村。疾风知道,当草原的草彻底枯黄,就再也不会有羊群经过。此时,它心中的某颗琴弦似乎被拨动了一下,只是这曲风似乎有点忧伤。
     夜幕降临,太阳的光亮不再,月亮的光芒就开始占据大地。此时依偎在一起的疾风和小雪抬起头望着那轮略显孤单的明月,心中难免多了一些愁慨。小雪看着天上的月亮入了神,良久,它缓缓开口,及其温柔的对疾风说:“风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,疾风诧异的看向小雪。小雪接着说:“如果有一天,我不在你身边了,你……会想起我吗?”,疾风的心猛地一沉,半晌,它重重的点了点头。小雪淡淡的又说:“那你会去找我吗?”,疾风犹豫了,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雪,它属于大草原,而小雪属于牧羊村,它们,注定不是一个世界。小雪接下来没有再问,只是,这晚,它想了很多很多……
      那晚过后,小雪的病似乎好转,它开始恢复进食,身体也渐渐恢复活力。恢复健康的它,似乎对疾风的温柔更加深沉,整天和疾风形影不离,一度让疾风以为小雪从未生病过,也从未想念过家乡。
      只是,美好总是短暂的,就在某个清晨,当疾风醒来时,发现原本在身边的小雪不见了踪影。疾风发了疯的一般去寻找,它在草原上不停的奔跑,不停的嚎叫,但都无济于事。
      小雪终究还是离开了,留下疾风独自狂奔疾走。它无目的地奔跑着,直到最后累倒在草地上。躺在草地上的疾风,眼神空洞地凝望着天空,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思念。小雪离开前的那份温馨,如今已成为它的梦魇。呼吸渐渐变得急促,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回曾经的那份宁静。它凝望着草原尽头的方向,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失落。

相思
      冬去春来,草原从银光素裹转而绿意盎然。微风拂过,嫩绿的草叶随风摇曳,如同一首优美的交响乐。疾风突然意识到,冬天已经过去了,春天已经到来。
      疾风依然不停的奔跑在大草原上,依旧那么风姿飒爽,只是,每次狩猎后,它总是会跑到悬崖涧边望向西边不停的张望,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思念,它似乎在盼望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的归来。然而春天很快过去,疾风一次又一次的期盼,但小雪始终没有出现。它开始怀疑,小雪是否真的存在,还是只是它的幻想。然而,它仍然不愿意放弃对小雪的思念。
      终于,在一日的傍晚,草原上传来一则爆炸性的消息:“小雪和牧羊村的羊先生订了婚,婚礼将在一个月后举行”。
      疾风得知这个消息后,感到心中一阵强烈的震撼,像是被重重的一击,它无法相信小雪要结婚的消息。这一瞬间,它的心如刀绞,胸闷窒息感死死的压在心头,一股无能为力的感觉袭遍全身。
      (背景音乐:《月半小夜曲》)
      拖着疲惫的步伐,疾风脚步沉重的回到了栖身山洞中,望着山洞中的一草一木,疾风回忆起和小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它想起小雪教它在悬崖峭壁上飞翔,想起小雪相伴着它狩猎的日日夜夜,想起小雪和它在草原上共度的每一个夜晚。
      疾风感觉到身边的空气似乎被瞬间抽走,这让它呼吸变得困难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。而周围的月光似乎也暗淡了下来,它惊恐无比的环顾着四周。突然,一种无形的孤独感重重压在它的身上,它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抽空,让它站立不稳。此时,它好想沉沉的睡下去,永远不要醒来……
      蓦的,一颗豆大的泪珠从它的眼中滴落而下,随后,更多的泪珠不断的涌出,疾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,但它却控制不住,它只能低着头,任凭眼泪不断滴落,它,实在是太想小雪了。
      也就是在此刻,一只狼,它,抑郁了。
      疾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压迫感,它摇摇头,缓步走出山洞,来到了洞口不远处的望月岩上。望着挂在天边的圆月,疾风心中无比的悲戚。疾风想要释放自己的情绪,想要在这寂静的夜晚里寻找一些安慰,只见它慢慢昂起头,开始对着圆月悲鸣,发出了一声声悲伤的嚎叫。
      那充满着伤心气息的悲鸣狼吼响彻草原很远很远,它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和孤独,是对小雪的思念。
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疾风悲鸣声的渐渐消散,它感到自己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。它慢慢站起来,离开望月岩,漫无目的朝着草原的深处走去。不知不觉间,它来到了一处山涧,夜晚的山涧两旁峭壁高耸入云,如同一道道巨大的屏障,让疾风不由自主地感到自己的渺小。
      夜幕下,悬崖涧被一片漆黑所笼罩。疾风缓缓走向山涧深处,月光透过峭壁的缝隙洒在溪流上,形成一片银白色。站在峭壁上,疾风闭上了眼睛,回忆起当初和小雪一起跳跃的情景。它清晰地记得小雪给它示范如何起跳,如何掌握身体的平衡,如何着陆,以及那份满眼的期许。它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尝试时紧张、害怕,但小雪始终在它身边,给予它支持。
      然而,它也记得自己怯懦时,小雪失望的样子。那时的疾风感到自己的心灵被刺骨的寒风吹拂,它不想让小雪失望,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它失去了信心。然而,小雪从未放弃过它,而是不断地给它指导和鼓励。
      疾风满眼迷离的看着夜色下的山涧岩石,那一刻,它仿佛看到毛发如雪的小雪在岩石间不断穿梭飞舞的身形。回忆中的温暖驱散了疾风心中的恐惧,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坚定地走向深渊的边缘。月光下,它那矫健的身影犹如一只灵活的猎豹,跃然崖上。
      “砰!”只听一声闷响,疾风一个不小心,摔倒在崖上,身体摔得生疼。但它忍住疼痛,又慢慢地站了起来,再次的一跃而上,然而不多久却又再一次摔下……
      一次又一次,每一次跳跃,都让疾风感到无比的疲惫和挫败。然而,它并没有放弃,而是不断地重复,不断地跳跃。它知道,只有通过自己的不断面对,才能够缓解心中的痛苦和思念。
      皎洁的月光下,山岩下的地面上已布满点点血痕,触目惊心。在无数次的跌落中,疾风的身上也已经布满了伤痕和血迹,但它还是一瘸一拐的再次爬起来,继续尝试跨越那高不可攀的云霄……

未完待续

本文出自 贾昊霖个人博客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0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Ɣ回顶部